普通牌九必胜绝技
現在的位置: 首頁日ACG, 日影視, 日文化, 日活動, 日演出>正文
鈴村健一:要成為演員,就該有自己的個性
發表于2019年09月25日 10:00 作者:馬沙 日ACG, 日影視, 日文化, 日活動, 日演出 暫無評論

大家都知道的鈴村健一代表作有很多,筆者在這里就不詳述了。當初得知鈴村要來廣州覺得挺不可思議的,讓國內的粉絲終于有機會近距離接觸日本業界的大佬們。言歸正傳,關于自己演繹的新舊角色們,以及對于生活和工作,如今的鈴村又有怎樣新的理解呢?看訪問就知道了。

Q:首選請鈴村先生跟中國的粉絲打個招呼吧。

鈴村健一:每次辦演唱會的時候,中國的粉絲們都會過來,這讓我感到非常高興,反過來我能到中國來也感到很幸福。

Q:鈴村先生經常扮演角色性格差異非常大的角色。有從一個類型的角色轉換到另一個角色這種不同作品之間的變換,也有像『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的飛鳥那樣,本來情緒波動就很大的角色。在這種時候你會怎么去把握這種反差呢?

鈴村健一:演員的工作就是在拿到劇本后,如何將它表演出來,首先是要相信劇本,如何理解制作人員、監督、劇本家所說的話是最重要。然后如何將這些輸出,表現出來,規劃到表演里就是我們的工作了。只要劇本夠扎實的話,自然而然地就能表現出來,劇本里面已經寫好了角色想要去哪里,只要正確掌握劇本,按照劇本的路走,我們演員能做的其實很少,所以只要按照自己的風格順其自然就可以了,你所說的角色在慢慢變化、成長,我覺得那是劇本的精彩之處,是創作者們讓這個角色生動起來。

Q:繼2001年版的TV動畫,鈴村先生在去年4月開播的新版TV動畫『足球小將(隊長小翼)』中再次出演了若林源三一角。大概是『足球小將』中唯一由同一個聲優飾演的角色。當時通過試音時,鈴村先生的感想是?

鈴村健一:首先我聽到重制消息的時候,想到自己是很久以前配的,應該不會再被叫去試音了吧,結果被叫去了試音,真是嚇了我一跳。我以為這次的制作人員不知道我以前配過若林源三,于是我去咨詢了一下,他們回復說知道,請過來試音,然后我就很驚訝你們居然知道啊,我來試音好嗎?然后去試音了,還通過了。知道這個消息后我百思不得其解,感到很不可思議。通過后我又去問制作人員,對方表示就是單純地覺得很符合角色,跟以前配過什么沒有關系,就很平常地從試音里面選的,所以說我的聲音應該會很符合若林源三這個角色。從這層意義上來說我真心覺得很高興,以前配這個角色時,我在這個業界只是個剛起步的狀態,還是一個新人。可若林源三是一個很成熟的角色,是將大家團結起來的領頭人物,而比我年紀還大的聲優們卻在配我的后輩,所以當時我很緊張,明明還是一個新人,卻要配一個領頭人的角色,雖然覺得很難,但也接受了挑戰。而這次的系列,我年紀已經大了,而其他角色的聲優年紀都比我小,終于能夠出演符合自己年齡的若林源三,老實說我自信現在的自己會做得更好。

Q:『銀魂』已經正式完結了,作為「沖田總悟」的聲優,鈴村先生對于『銀魂』這部作品有什么特別的情感嗎?

鈴村健一:這是非常受歡迎的作品,我很榮幸能夠參與這樣的作品,『銀魂』是一部很特別的作品,不僅有很嚴肅的瞬間,也有很蠢的搞笑場景,作為演員能夠給大家展示各種各樣的場景,是一份非常有意義的工作。至于從觀眾們是如何支持這部作品的觀點來看,例如明明說了已經完結,觀眾們卻說沒有完結、完結欺詐,這是其他的作品很難做到的。因為是『銀魂』,所以大家會說這是『銀魂』啊(說不定是騙人的),正因為觀眾們心目中覺得這是一部特別的作品,才有了這么高的人氣。這次空知老師畫的原作已經正式完結,可大家到現在都還不相信,非常符合『銀魂』的風格,我覺得很有趣,我也覺得會不會還有后續呢,這次發布了完結篇的制作消息,下一個系列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形式,我一半期待一半擔心被騙了要怎么辦,靜待后續。

Q:鈴村先生的工作經歷總感覺和小說改編動畫很有緣分。從早期的『十二國記』中的樂俊到『圣魔之血』『少年陰陽師』『仰望半月的夜空』再到近幾年的『六花的勇者』『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鈴村先生認為小說改編動畫的配音和原創動畫的配音之間的區別在哪里呢?

鈴村健一:這跟作品有關系,小說改編跟原創的,表演方法并沒有改變,所以這里并沒有差異,不過有些作品是有原作的,有些作品事先了解一下原作也是有必要的。現在配的『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在日本是很有歷史的作品,是一部偉大的作品,以前也曾經動畫化,在日本是被譽為傳說的重制,我感到很大的壓力,所以我想應該要認真了解原作再去挑戰配音。我把小說全部讀了,正因為這樣的準備,反而會有點緊張,觀眾們可能已經讀過原作并且有先入為主的印象,我究竟是否適合這個角色,要怎樣去演繹這個角色,比原創作品的壓力會更大,所以關鍵是要怎樣戰勝壓力。不過最開始應該做的就是相信自己得到演繹這個角色的機會,按照自己的風格去演繹,要從一開始便堅定下來才有意義。無論是哪一種作品,盡管準備的方法多少有點不同,但該做的事情都是按照自己的風格,事先做好心理準備。

Q:在正式為角色配音前,鈴村先生會在臺本里做筆記嗎?

鈴村健一:我不會做筆記,那是在一瞬間誕生的東西。對演員來說最重要的是認真理解劇本,那是角色塑造的根本,要自己好好想象出來,這個故事的世界觀是怎樣的,要站在角色生活的那個地方,做好這些基本的工作,然后配音當天是大家一起配音的,大家聚集在一起而產生靈感,當天產生的靈感是很重要的,不要總是記筆記,從而將自己的表演固化,這是我正在努力做的。

Q:請問鈴村先生你是怎樣自然地演繹角色,有沒有狀態不好的時候,如何調節?

鈴村健一:我每天都在做表演的工作,每天都必須面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事前的充分準備就是看書,看劇本,認真理解,世界觀是怎樣的,會做好各種準備。即使這樣身體狀況也確實會有跟不上的時候,這時候我會做些什么呢,年輕的時候會勉強去做,因為角色是這樣子的,自己就這樣做,正面面對挑戰,直接上了。但隨著年齡增長,我發現那種只有在某種狀態下才能實現的表演,其實是要控制發聲。要怎樣發聲才能入麥,只要能明白這些,就算身體狀態不佳,都能知道自己發出的聲音入麥后是怎樣的效果,隨著經驗的累積,我現在能夠自己控制發聲,讓聲音入麥。那即使身體不好,只要能運用好這樣的技巧,知道聲帶哪部分壞了,便控制沒有壞的部分增幅運用起來,我能夠某程度上做到。這是年齡增長了才做到了的,年輕的時候還做不到。

Q:除了配音之外,鈴村先生還演唱過很多角色歌,你是怎樣用演唱的方式來呈現角色的特質?

鈴村健一:角色歌我到現在都覺得很難,我會首先與作曲的團隊詳細地商量,例如這個角色一定會用這個聲音、音調、音域等等來唱這首歌。例如『黑子的籃球』的紫原敦,就要用比自己唱歌還要低八度,來表現出角色故意那樣唱。我會先與制作人員事先商量好在音樂上如何去表現這個角色,然后必需要做的是,讓一個角色去唱歌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有很多角色是一定不會唱,是很冷酷的一個角色,平時都不說話,為什么會去唱歌之類,這時候就要考慮角色的心理活動,我覺得要有將內心的聲音融合到音樂里去是很重要的,還有想象力也很重要。

Q:鈴村先生出道25周年,而你擔當綜合制片的即興劇『AD-LIVE』在去年也迎來了10周年。身為聲優的你,當時為什么會想到要制作一部「由聲優來出演的90分鐘舞臺劇」呢?

鈴村健一:因為是聲優出演,所以便有以聲優為主的印象,其實是沒有關系的,我以前學過演舞臺劇,如何才能用聲優的聲音表演,活用在演戲方面,這25年來我一直在研究這個。25歲之前演戲也會想著如何讓戲劇更加娛樂化,而『AD-LIVE』是20歲時候的構思。那時候便想象著把戲劇變成讓更多的普通人看到后能夠感到驚喜的企劃,我從很久以前便在思考這個,但是如果不先累積經驗的話,即使說我想做這樣的企劃,也不會有人贊同、幫助我,于是我先作為聲優提升自己的地位,讓別人認同自己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很努力地去做聲音的工作,這是很重要的,后來才終于得到很多人的幫助,最終實現了『AD-LIVE』這個企劃。

Q:鈴村先生今年第一次出演真人電影『AD-LIVE』的感受如何?

鈴村健一:那是從我正在進行的『AD-LIVE』舞臺劇制作企劃中衍生出來的。我與制作人一起商量的時候就談到不如做電影吧,還提議不如自己拍,但制作人否定了。他提議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待我的作品,再將它制作成娛樂作品會更好。于是讓聲優津田健次郎先生來拍,津田先生也是從戲劇表演的過來人,一直都有表演舞臺劇,而且非常喜歡電影,是電影的狂熱愛好者。津田先生總是跟我說總有一天想拍一部電影,所以我覺得津田先生能勝任,于是去拜托了津田先生,也拜他所賜,雖然整體是紀錄片,也有虛構的部分,結果成了兩頭不到岸的非常古怪的電影。關于劇本與表現形式,我沒有插過一句話,我只是作為一個演員在那里,作品承載了津田先生強烈的想法與創造力,我個人認為那是一部非常有趣的電影。

Q:對于即興演出,鈴村先生你有什么感受?

鈴村健一:這就是所謂即興臺詞,從大家提供的臺詞里面抽取,再把它變成即興臺詞,這是即興表演的戲劇,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包括參演者自己,這便是有趣的地方,這次的表演形式雖是free talk,但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樣的流程,不過我覺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這樣子挺好,我在日本經常這樣做,盡管這次是在中國,也發生了奇跡,『AD-LIVE』雖然是我自己企劃的,不過它真的是個很棒的企劃,中國的粉絲也都感受到了,會場的氣氛一下子就沸騰起來了,我重新意識到這一定是全世界都能夠享受得到企劃吧,真的非常感謝主辦方采用我的企劃。

Q:在今年4月,鈴村先生開始主持了網絡新聞節目『ONE MORNING』。而在此之前你也在同時進行著聲優、音樂活動、舞臺制作、事務所社長等多種身份與活動。能分享下是如何同時兼顧如此多的身份嗎?

鈴村健一:我是那種想嘗試各種各樣事情的人,正如剛才說的聲優應該具備的資質,我認為需要抱有好奇心,隨著年齡增長,好奇心是會逐漸減少的,因為我覺得人類都是積累了經驗之后就會尋求安全、穩定,所以總會有只要做到這種程度就足夠了的想法。大家都想要穩定,雖然我覺得這是好事,但是作為表演事業工作者,必須要否定這樣的想法,要時刻保持對外界事物有刺激反應,固化在某一個點上是創造不了任何東西的,要時刻跟上時代的變化,如果不能夠接觸到變化一刻誕生的光輝,只會變成一個一成不變的無趣演員,為了告誡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演員,如果不去接觸不曾知道的事物,不去做未曾做過的事,便無法繼續做聲優的工作了。為了不會變成這樣,我時常去做各種各樣的事情,每次這樣做都會有新的發現。將這些發現作為自己的指南針,運用到別的地方以及表演方面,即使是從人生角度上來說,也能夠向大家說我做過這些事情。這樣身為社長也有了很大的意義,今后我會慢慢老去,到我老的時候,能夠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便會變得更少,今后這個業界將會更加的繁榮熱鬧,會有更多的年輕一代加入,對于年輕一代來說,曾經有做過這么多事情的人,給他們帶來勇氣,如果我不能夠成為能向他們講述如何面對那些事情的人,便沒有意義,我之所以會做多種多樣的工作,是有這一層意思的。

Q:請問鈴村先生你在如今仍然如此繁忙的日程中是怎么放松自己的呢?

鈴村健一:我真的很喜歡吃東西,吃好吃的東西是最能夠減壓的,我這次就非常期待廣州的食物,我昨天本來想著早點到吃晚飯的,結果飛機延誤了,最后是凌晨4點半才到,所以還沒能夠吃到好吃的東西,我打算等下結束之后再去吃,我覺得這一定很減壓,我很期待。

Q:在鈴村先生出道這25年中,你覺得最辛苦的和最高興的事分別是什么?

鈴村健一:基本上都是高興的事情,也有覺得辛苦的時候,正因為辛苦,克服了之后的瞬間便變成了喜悅,危機也意味著機遇的到來。例如剛開始做音樂相關工作的時候,要開演唱會,完全不知道怎么辦,演唱會上要連續唱兩三個小時,那真是很辛苦的事情。最初唱得不好,也不知道要怎樣演出才好,發生了許多事情,很努力地思考唱出自己的風格是怎樣子的,也問了許多人的意見,正面面對了許多困難之后,現在開演唱會也能享受到快樂了。就算是動畫,開始的時候也被前輩說過「你配得真爛,快點轉行吧」之類,不過也能夠把這些化為了前進的力量。所以雖然經歷過不好的事情,但這些其實都是機遇,我覺得這就是自己的人生。說到這里面高興的事情,就像這樣,以前我剛入行時,沒有人會想到聲優能夠到外國去參加活動,我現在能夠來到中國廣州,本身就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我也單純地在享受這次旅行。能夠吃到日本沒有的食物,接觸到不同的文化,不同國家的人,和大家交流,也得到了像現在這樣向大家表達的機會,對我來說就是無上的快樂。

Q:在個人音樂作品方面,鈴村先生你都會親自創作,請問會考慮嘗試用更多不同的形式,表達自己的想法嗎?(例如寫作、繪畫等等……)

鈴村健一:接下來要與「迎壽司居酒屋」一起合作,我覺得飲食店是另一個能夠進行創作表現的地方。我在成為聲優之前,有一段時期想過要成為一名廚師,覺得這也是一種娛樂。中國人也很喜歡吃,這次去了各種各樣的飲食店,感覺很多店鋪都很有娛樂風格,是日本沒有的。這次也了解到許多很賣力的店,接下來要怎樣制作宣傳飲食店,希望能夠做出自己的風格,我一直都對在新的領域進行創作表現的形式有很大的興趣,最近覺得將飲食店作為創作表現的場所一定會很有趣,以此為契機,有了與「迎壽司居酒屋」合作的想法。

Q:鈴村先生覺得成為聲優哪一方面的屬性是必需?

鈴村健一:我覺得是多方面的,最重要的還是要對各種事物抱有興趣,一個能夠對各種各樣的事物動心,乃至感動的人,比較適合做演員。我們有時用聲音去表演,有時要站到舞臺上,身體與聲音的運用如果不與內心聯動起來便沒有什么意義了。平常對各種各樣的事物感興趣,能夠充分理解身體、內心觸動的瞬間,我覺得這樣的人很適合做演員。總之什么都愛探究一番的好奇心,以及對事物抱有清晰的疑問,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等等,自己的身體正在起怎樣的變化等等。在自己心里將這些疑問逐個整理,并且能夠理解這些就可以變為自己的武器,能夠將身體的反應化為行動,能夠動腦去思考,感覺與思考能夠并立的人適合去做演員。內外方面都是有聯系的,技術通過后天練習就能夠掌握,相較于技術,我覺得天分更重要。

Q:看以前的采訪里,鈴村先生有提過想要更多的支持年輕人。而實際上無論是日本還是在中國,都有相當多的年輕人希望步入聲優的行列。能給這些年輕人一些建議嗎?

鈴村健一:我覺得要成為演員,就應該要有自己的個性,如果做著與別人一樣的事情,是不會一鳴驚人的,希望大家重視這一點。所以在日常生活當中,能夠用與別人不一樣的視角看待事物,能夠轉換看待事物的角度,多角度地去看待,不要去否定事物的其他可能性。同一件事物可能會有別的不同看法,這樣能夠訓練出自己看待事物的方法,不要過于簡單地去評價一件事物。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去尋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會這樣做,基本上都是看別人的臉色行動,做著別人希望自己去做的事情,我覺得這種人不適合做演員,要能夠完全面對自己想要表現的東西的人才適合做聲優,我希望大家能夠保持個性,保持自己的風格,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并且正視自己。

Q:如果沒有進去聲優界,鈴村先生覺得自己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鈴村健一:有可能會成為廚師哦,另外我還非常喜歡打游戲。剛成為聲優的時候,一直都在打工,打工基本上都是與游戲相關的工作,我一直坐著游戲店的店員,當時我比店長對游戲的知識還要熟悉,說不定我可能會成為游戲店的店員,或者做與游戲相關的工作。

Q:鈴村先生是大家公認的特攝愛好者,也有出演過特攝作品,有興趣自己拍攝特攝作品嗎?

鈴村健一:那當然有,總有一天會拍的,真的。會拍的會拍的,一定會。如果是廣播劇的話,已經有做過昭和風格,就是以前的日本風格,也做過以特攝為主題的,已經是開始涉足這個領域了。有了些經驗,以后便要做更加正式的,就像蒙面超人、超級戰隊系列、奧特曼這些,日本現有的特攝作品,我會加油做出不遜于這些的作品。

(筆者:鈴村被問特攝問題時,感覺他瞬間就生猛了不少,不愧是公認的特攝愛好者!瞬間就跟現場同樣是特攝愛好者的記者熱切地討論起來了!)

Q:鈴村先生可以透露一下接下來的一些安排嗎?

鈴村健一:即興劇『AD-LIVE』9月份將在日本上演,如果大家到日本來,想看的話一定要關注一下,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企劃。然后從9月1日開始,上海的「迎壽司居酒屋」重新開張,借此之際,與我合作企劃也正在進行。「迎壽司居酒屋」重新開張的時候請大家一定要過來玩,請多關照。

Q:今天在現場和中國的粉絲見面,鈴村先生有什么特別的感受?覺得中國的粉絲怎么樣呢?

鈴村健一:大家非常熱情,很親切地歡迎我,雖然今天只是talk show,但也非常高興,然后大家對我說的話馬上給了反應,我才知道原來大家都懂日語,這也讓我十分感動。

Q:最后鈴村先生有什么想對中國的粉絲說的嗎?

鈴村健一:這次很高興被邀請參加麼多動漫嘉年華,受到了大家熱烈的歡迎,讓我能夠身心舒暢地踏上了舞臺,我希望能夠再次來到這里,這次是收到了大家的邀請才能站在這里,我會繼續加油,作為受大家歡迎的演員,希望大家能夠再次邀請我,下次來的時候,希望能與大家一起度過快樂的時光,我很期待能夠再次得到這樣的機會,期待能在中國再次見到大家,到時候還請大家多多關照,今天非常感謝大家。

鈴村是個很隨和的人,聊到自己感興趣的事就會吧啦吧啦的聊起來,十分上頭(笑)。跟現場同樣愛好特攝片的媒體記者聊得讓我覺得他們是相逢恨晚。最后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鈴村能在廣州舉辦一次演唱會或者見面會吧!因為會十分有趣噠!

圖:馬沙

文:水風鈴

編輯:馬沙

給我留言

留言無頭像?

  普通牌九必胜绝技 电竞比分网 大乐透开奖时间 白小姐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北单比分开奖查询 去北方做什么生意赚钱 棒球比分多少结束 700注阶梯倍投 重庆时时高手技巧分享 福利彩票3d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怎么看新浪体育直播 走势分析软件 湖边卖什么赚钱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 9900炮捕鱼机攻略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微信群麻将赌博